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大全 > 正文内容

有没有穿越女主角会医术的小说?

2022-03-31小说大全1292

老虎不发威当她是病猫?整不死你丫的!可某一天,厉王看上邪医…

有没有穿越女主角会医术的小说?

第1章 眼瞎也是病,得治!

操!这样也行?

月如霜直接爆了粗口,夜墨琛,你更狠!

眼见着夜墨琛真的要打横抱她,月如霜干脆利落地自怀中掏出一个白色瓷瓶扔向夜墨琛:“本小姐突然想起来,以前偷了小邪一瓶解药,你快吃下去吧。”

“解药?”夜墨琛捏着瓷瓶,满目怀疑。

月如霜怒:“你既怀疑,那还给本小姐。”说着,她已经伸手去抢解药了。

真是该死!关乎最后一道防线,她居然就这样输得一败涂地,虽然她从来不知道清白是什么玩意儿。

夜墨琛收回手,侧身让开,月如霜扑得急,差一点又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了,幸在,她腰力好,几经摇晃后,终究还是稳住了。

“本王暂且信你一次,若然你敢骗本王,本王定要你生不如死。”说话的同时,夜墨琛已经将瓷瓶里的药给服下了。

月如霜狠狠地竖了一个中指。

哼!这次算你更狠!

但是,夜墨琛,本小姐的解药可不是那么好吃的。

夜墨琛一直盯着月如霜,月如霜看来十分平静,倒是令他升起一股不太好的预感。

难道解药有问题?

可,身体的热度在减退,明显是药效生起了。

莫非是他的错觉?

时间一点点过去,月如霜和夜墨琛就那么对视着,直到夜墨琛身上热气散尽,回复正常,他才开口:“月如霜,本王要你再的邪医一次。”

“你不是找过小邪了?”月如霜惊讶地问道:“难道小邪没有给你看病?”

话音方落,她又否定了:“不可能!他答应过我的事情,从来没有食言过。”

“你是在告诉本王,邪医有多看重你吗?”夜墨琛冷冷地看着月如霜,毫不留情地打击:“邪医医术了得,毒术无双,整容之术更是空前绝后,怎么就没有给你整一整?”

“小邪说了,我这天生丽质,没什么可整的。”说话的同时,月如霜还抬手抚了抚自己的脸。

“你天生丽质?”夜墨琛好似听到天下最好笑的笑话,哼道:“月如霜,本王看也没有比你更不要脸的人了。”

“怎么会呢?有王爷在,我怎么也不敢称第一。”月如霜毫不客气地回敬。

“长成这样不是你的错,但跑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夜墨琛道:“若本王长成你这样,早就自去撒泡尿来淹死了。”

“你现在不是好好的?”月如霜冷哼。

怔了一下,夜墨琛才回过味来,这女人拐着弯来骂他丑?

很有胆识嘛!

好!

很好!

非常好!

“就你这样的,恐也只有怪癖到极点的邪医才下得去手。”夜墨琛也是奇了,竟与月如霜较起劲来了。

月如霜勾唇一笑,只是,那笑未及眼底半分,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子危险感。

夜墨琛微微眯眸,便听月如霜道:“那么,方才是谁欲图对我不轨的?没吃成,便要说肉不好?你这样是不会有人爱的。”

“本王眼再瞎也不会看上你。”

月如霜毫不客气地回敬:“眼瞎也是病,得治!本小姐是不会跟一个瞎子计较的。”

第2章 下手太狠了

“都说相府四小姐丑如罗刹,却好色成性,依本王看,你这张嘴,也是利得很啊!”夜墨琛冷冷道:“但是,不管你有多利,入了厉王府,本王便能将棱角给你磨平了。”

“你不要忘了,昨日你可是答应不过问与本小姐相关的任何事。”月如霜道:“你荒唐你的,本小姐过本小姐的,互不相干。”

“如果邪医能再见本王一次,本王可以答应你。”左右他对月如霜没有半点兴趣,眼不见倒是为净。

不过,邪医似乎很不待见他,而他又必须再见邪医一次,有如此捷径在前,岂有不用之理?

“你还真是……”月如霜磨了磨牙,方才笑着咬牙切齿地说:“论不要脸,你称第二,绝无人敢称第一。”

夜墨琛盯着月如霜,眸光深邃得好似要把月如霜整个人都吸进去,被他那么看着,月如霜只觉得浑身发毛。

眸光一转,月如霜道:“我让小邪再见你一次,你自此不许再踏入本小姐这西院半步,不得过问本小姐任何事,还有一点,三日回门,你必须随我一起去。”

虽然她特不愿意回去,但是,她亲娘还被软禁在相府,她得去把人接出来。

“月如霜,跟本王提条件,你倒是敢?”夜墨琛简直无法理解月如霜的脑回路,她凭什么认为他会答应?

月如霜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不答应便算了,反正啊,小邪最近忙得很,未必有时间……”

“本王答应你。”夜墨琛磨牙:“本王明日便要见邪医,你随本王一道去。”

有了这个女人在,看邪医还敢否如今日这般待他。

“不行!”月如霜果断拒绝。

开玩笑,她若去了,暴露的风险那是成倍的。

夜墨琛沉眉,月如霜道:“我若去了,小邪不会见你的。”

夜墨琛自是不信,月如霜也全然没有解释的意思。

两人就那么对峙着。

气氛,逐渐诡异起来。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月上枝头,夜墨琛才率先收回视线,转身离开。

“子彦,送月如霜去见邪医。”

趁着夜色,月如霜又去了一趟天香楼,在子彦的眼皮底下做了一通安排。

若是夜墨琛知道她去做什么,定是怎么也不会让她去。

可惜,世上就没有后悔的药。

待到月如霜再回到西院时,已是半夜了。

清竹找来活血化瘀的药来给月如霜擦、揉,揉着,揉着,清竹就止不住哭了起来:“这厉王下手也太狠了。”

借着铜镜,月杉也能看到自己脖子上一圈的掐痕,那叫一个触目惊心,碰哪,哪疼。

月如霜抬手抚着自己的脖子,冷冷地哼了一声:“夜墨琛,今日我这痛,明日,便要让你加倍还回来。”

居然想要杀了她!她的命是那么好拿的?她的药又是那么好吃的?不给他上上课,便不知道邪医的人是动不得的。

清竹止住哭,不无担忧地问:“小姐,你想做什么?”

“明日你便知道了。”月如霜微微眯眸,浑身都散发着骇人的气息。

有仇不报,岂是她月如霜的作风?

有没有穿越女主角会医术的小说?

第3章 厉王,请上榻

翌日一早,天空刚泛起鱼肚白,月如霜便穿了一件高领口能遮住脖间瘀痕的衣服,赶在夜墨琛出府前赶往天香楼。

如往常一般,丝言在屋子里等着月如霜,几乎是月如霜刚到,她便起身迎了上去,言语间颇有些担忧:“小姐,那样做,真的没有问题吗?”

“能有什么问题?”月如霜挑眉反问:“他敢那般对我,我便要他知道后果。”

丝言抚额,小姐是个恩怨分明,倔强又好强的人,人敬她一尺,她敬人一丈,可若人欺她一分,她必会还人十分。

自邪医声名雀起后,得罪小姐的人,从来没有好下场,可那些人都是纸老虎,便是有些本事,在小姐面前也算不得什么。

可此番是厉王啊!人称“鬼阎罗”的厉王啊!

提到厉王,谁不是面露惧意?小姐倒是好,看这架式,是打算对抗到底了。

这是一个斗智斗勇的漫长过程,谁知道到最后,到底谁输谁赢?

“小姐,厉王可是‘鬼阎罗’啊,你如此整他,他日,若然身份败露……”

“便是身份败露,我还是邪医,一个连皇上都不敢妄动之人。”月如霜道。

丝言道出又一个事实:“可厉王也是连皇上都要礼让三分之人啊!”

“我管他?”月如霜不耐了,她说:“我只知道他得罪了我,便要付出代价。”

见月如霜如此执着,丝言也豁出去了,她说:“既然小姐执意,那么,丝言便奉陪到底了。”

话音落,丝言便引月如霜去看诊屋内的布局。

没多久,夜墨琛就来了,月如霜此次并没有让他等太。

再次见面,邪医与夜墨琛眼神交汇,皆流露出一抹厉色。

月如霜道:“听小霜说,王爷眼瞎,得治!”

“她可真是什么都说得出口。”夜墨琛冷哼。

月如霜道:“于本邪医,小霜从来就没有秘密。”

夜墨琛骤然眯眸,一股邪火突然升了起来。

在府上,月如霜口中三句不离邪医,而到了这里,邪医又是三句不离月如霜,这对奸~夫~淫~妇,是怕他不知道他们之间那些勾~当吗?怕他不知道自己头顶着一顶怎样的绿帽吗?

越想,夜墨琛越是火大,连看邪医的眼神都变得不善起来。

月如霜却道:“王爷也不必难过,本邪医既然答应了小霜,便会把你的眼睛给治好。”

话到这里,她直接侧身,道:“厉王,请上榻!”

“本王眼睛好得很。”夜墨琛沉声喝道。

点了点头,月如霜很是理解地说:“病人从来就不会承认自己有病。”

“本王没病。”夜墨琛再道。

月如霜再次点头:“本邪医知道了。”

说着,月如霜不耐地直接上手将夜墨琛推上榻去。

下一刻,“哐哐”几声响,夜墨琛的双手、双脚便被禁锢住了,身子四仰八叉地躺在榻上。

夜墨琛眉目一冷:“你这是想做什么?”

“总不能把你给强了吧?”月如霜睨了夜墨琛一眼:“你放心,本邪医心里只有小霜一人,便是看到你这副尊荣,本邪医也提不起半点兴致。”

第4章 本王不举?要试试吗?

这是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他堂堂厉王,竟比不上丑如罗刹的月如霜?笑话!他虽是令人谈之色变,容颜却是谁都无法否决的,否则,明知有危险,他那二、三任王妃,以及后院里那些男人也不会死乞白脸地要跟着他了。

深吸一口气,夜墨琛说:“邪医,真正眼睛有问题的不是本王,而是你和月如霜。”真是没眼光到一块去了。

月如霜双眸一眯,蓦地欺近夜墨琛:“你说什么?本邪医和小霜的眼睛有问题?你是在怀疑本邪医的能力吗?”

“邪医以为呢?”夜墨琛不答反问。

点了点头,月如霜出其不意地往夜墨琛腹部揍了一拳,这一拳,用了十成力,只听夜墨琛闷哼出声,子彦又一次拔剑相向,月如霜回头便往子彦脸上撒了一把药粉,子彦倏然变色,下一刻,竟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月如霜围着子彦转了两圈,又抬脚踢了他两脚,见无反应,她才冷哼道:“都告诉过你,本邪医最讨厌人用剑指着,那样的话,本邪医极有可能会失控,这一失控就容易乱放毒。不过,你运气好,睡上个半把个月的兴许就醒来了。”

这是在明晃晃地打他的脸啊,夜墨琛大喝:“邪医,上一次你用针扎本王,此番又揍本王,还伤了本王侍卫,你找死?”

“胡说!”月如霜义正言辞道:“本邪医上次用针扎你是替你开通精脉,此番揍你是看你肺活量,至于子彦,本邪医只是替你教训一个不听话的奴才罢了。”

“听你之言,本王还要感谢你了?”夜墨琛冷冷问道。

月如霜大气地摆了摆手:“谢就不必了,多给些银子就行了。”

“你很缺银子?”不该啊!邪医收费之高,早已是家财万贯。

月如霜道:“小霜喜欢买东西,本邪医自然要多赚些。”

又是月如霜!夜墨琛心里升起一股邪火。

月如霜却似没听到似的,搭手为夜墨琛把脉:“王爷,你这又是肾虚,又是郁结于心,又是虚火外浮,又是xing~功能障碍的,怕是不ju吧?”

夜墨琛双眸顿沉,阴森森道:“本王不举ju?邪医可要体验一番?”

月如霜道:“本邪医对男人没有兴致,特别是王爷这样的。”

这男人居然嫌弃他?

夜墨琛心里的火又盛了两分,拳头捏得“咯吱”响,也不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劲,竟将禁锢他的铁箍给挣断了,腰一挺,直接坐了起来。

眸光顿变,月如霜下意识地往后退。

这一退,直接绊倒横在地上的子彦,“砰”的一声摔了下去。

也是这一下,藏于她袖中的合~欢粉洒了出来,没有预兆地洒在脖颈处。

暗道不好,月如霜赶紧垂首处理起来。

扯动衣服是在所难免的,有粉自领口钻入,月如霜又把衣服扯开了些。

如此,其脖颈间的瘀痕便暴露在空气中了。

夜墨琛不过一抬眸,便看到了。

他的脖子上怎会有被掐后的瘀痕?还如此新鲜?

眸光一冷,夜墨琛毫不犹豫地上前拉住月如霜的衣领,沉声问:“你这伤是怎么来的?”

有没有穿越女主角会医术的小说?

第5章 其实,你就是月如霜吧?

“伤?”

明显愣了一上,月如霜方才反应过来,定是自己方才抖药粉时露出了脖子,让夜墨琛看到脖子上的掐痕了。

随便撒个谎,定是瞒不过的,毕竟,夜墨琛这男人的传言太多,这传言多的人,一般也经历颇多,这种掐痕定是一眼就看出来的,他不点破,不过是在等着她坦诚。

不过,想要从她月如霜嘴里听到什么真话,岂是那般容易?

月如霜抬手抚上自己的脖颈,眸光转了转,顿时灵光一闪,笑道:“这个呀,小霜给本邪医掐的。”

言语带笑,无奈中带着无尽宠溺。

“月如霜给你掐的?”夜墨琛明显不信,他冷哼一声,道:“本王若然记得不错,你方才还在说多赚银子给她花?”

他的王妃,却要另一个男人赚银子给她花,他怎么就觉得那么诡异呢?

呸呸呸,那个丑八怪算什么他的王妃?不过一个掩人耳目、堵人口舌的女人罢了。

月如霜道:“本邪医多赚银子给小霜花,与小霜掐了本邪医,并不矛盾吧?”

夜墨琛明显一副“编,接着编”的表情,月如霜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继续道:“王爷有所不知,这小霜呢,对感情非常认真,眼里也揉不进一粒沙。昨夜,小霜来的时候,本邪医刚好给人做整容手术,这手术是做完了,本邪医不是得给人整理一下吗?结果,整理之时,腿抽筋了,一时没能起得来,就趴人身上去了。”

“小霜来的时候,正巧着看到这一幕,以为本邪医背着她在跟这病人那啥,火爆脾气一上来,也没听本邪医解释,上来就掐本邪医。”

“那个时候,小霜可是下了死手啊,要不是她深爱着本邪医,实在下不去手,本邪医昨晚上就挂了。”

话到这里,月如霜还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夜墨琛一直看着月如霜,他唯一能看得真切的双眸中透着深深的无奈,而那无奈之下又是说不出的宠溺,令人无法怀疑他的真心。

想想,月如霜那女人,应该真的做得出来!

心里的怀疑渐渐放下,夜墨琛还是忍不住问:“其实,你就是月如霜吧?”

月如霜明显一怔,这男人该不会发现什么了吧?

不可能!他这是诈她呢。

这男人太聪明,就是不惹人喜爱。

心思百转,不过瞬间,月如霜直接笑了出来:“王爷可真是看得起小霜,虽然小霜很聪明,但是,却懒得很,我这一身医毒之术及整容之术,连十之一二都没有学会。”

“不过,有我这么能干的男人,小霜只需要会一样就行了。”

“什么?”夜墨琛下意识地问。

月如霜宠溺道:“她只需要会花银子就行了。”

操!

夜墨琛差点一巴掌拍死月如霜,他磨了磨牙,道:“邪医在本王面前如此表露与月如霜之间的感情,便不怕本王治了你们?”

“王爷会吗?”月如霜挑眉反问。

“为何不会?”夜墨琛道:“给本王戴绿帽,还敢如此高调,你们难道不是找死?”

“王爷还需要本邪医治病,本邪医只要一天不把王爷的病治好,便可以多活一天。”月如霜道。

“不愧是邪医,真是会算。”夜墨琛冷冷道。

“没办法,身为男人,不聪明一点,如何保护好小霜呢?她就那么一根筋。”听来是颇多无奈,可细听又是甘之如饴。

月如霜也佩服自己,败坏自己的名声,说起谎话来,连眉头都不眨一下。

在门外听墙角的丝言和清竹,额头上的黑线是一排排的下。

小姐可真是行!那样的话,亏她说得出来。

夜墨琛却似没有听进去,冷笑:“邪医和月如霜如此多的相似之处,难道只是巧合?”

月如霜反问:“难道王爷没有听过一句话:近朱者赤?小霜与本邪医在一起这么多年,跟本邪医相似也不是什么奇怪之事吧?”

确实如此!夜墨琛心忖着,开口却是另外一番话:“依本王看,是近墨者黑。”

“王爷,亏得你提醒,以后,本邪医一定告诫小霜离你远些。”月如霜道。

夜墨琛倏然沉眉,这男人又拐着弯地骂他?

真是好胆识!

两人视线相对,谁也不让。

气氛,逐渐变得诡异起来,就连流动的空气都变得稀薄。

良久之后,月如霜才道:“王爷,你还要抓着本邪医到何时?这让人看到,是会误会的,虽然本邪医绝代风华,但是,本邪医不喜欢男人。”

蓦地松手,夜墨琛冷冷道:“你和月如霜还真是天生一对。”

“王爷,你很有眼光。”月如霜乐了,她说:“看在你如此有眼光的份上,本邪医决定好好地替王爷诊治。”

“王爷,想要快速地好起来呢,需要针灸。”月如霜继续道:“王爷,请上榻。”

“本王没病。”这是他第几次重复了?

月如霜点头:“本邪医了解,待本邪医再细细检查一番。”

你丫没病?我看病得不轻。

上前,背着手,像模像样地盯着夜墨琛看。

两圈下来,在夜墨琛放松警惕之时,月如霜手中的银针飞出,好似长了眼睛般直接插入夜墨琛体内。

夜墨琛当即双膝一软,直接跪了下去。

月如霜大惊,啧啧道:“王爷,你这礼行得可真大,本邪医受了。”

夜墨琛气得咬牙切齿,浑身都散发出骇人的戾气。

这男人居然敢打着治病的幌子算计他,胆真是越来越肥了!

偏偏,不知道这男人将针刺到他哪里了,他便是轻轻一动,也是钻心的疼,根本站不起来。

该死的!

夜墨琛抬眸瞪着月如霜,杀气四溅:“你对本王做了什么?还不快把你的针拔出来?”

“本邪医自是给王爷治病了。”月如霜理所当然道。

让你丫的想掐死本小姐,整不死你丫的。

“治病?本王看你是给月如霜报仇来的。”夜墨琛磨牙:“也是本王大意,居然被你骗得失了警惕。”

“本邪医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吗?”月如霜一本正经地反问。

然,话音一落,她又一把捏住夜墨琛被刺了针的地方,惊呼:“咦,好像错位了。”

《医妃不可欺》

喜欢这本书的亲可以去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爱米小说文学】哦,关注后回复书名就可以咯,这本书的书名是《医妃不可欺》,注意回复的时候不要加书名号哟,记得公众号是【爱米小说文学】哟,欢迎前来关注^_^

有没有穿越女主角会医术的小说?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在历史上死后有70家贵族给他陪葬,被称为不败战神的是谁?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当下的每一个行动都在不经意间烙刻了人生的轨迹,那些奸佞之臣用片刻的欢愉换取了万世的唾弃,而那些曾在历史车轮下瑀瑀独行的勇者自然也应该受到后世的敬仰。 有一个不败战神就用行动创造了傲人的成绩,他死后有七十余家贵族陪葬,为了...

大家认为电视剧《大主宰》怎么样呢?

大家认为电视剧《大主宰》怎么样呢?

作为以想象力为主要构建成分的玄幻作品,《大主宰》面临的特效场面颇多。 无论是最开始的牧尘布置灵阵,还是后来的学院比试、智斗鹰兽,其特效制作都达到了一个神秘世界该有的灵力外壳。 这些场面直接关系到观众对剧中世界观的沉浸程度,因此剧组在这一方面...

娶了一个大明星当老婆会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娶了一个大明星当老婆会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谢邀。 这个问题我确实是答不上来...但是确实有的女明星嫁给了普通人而非明星。很多人可能会认为女明星如果不是和明星结婚那肯定就是嫁入豪门了,然而事实真的都是这样的吗?下面我们就来看看娱乐圈中嫁给普通人的女明星都有谁吧~ 1、杨千嬅 杨千嬅...

DNF史上最有牌面的称号都有哪些?

DNF史上最有牌面的称号都有哪些?

俗话说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没有最好看的,只有更好看的!如果要评点最贵重的称号,那么一定有今年的春节最强称号~天选之人! 这样外形的称号仅此一个,张开翅膀的皇冠,b格太高,贵族气息扑面而来!获取途径需要买10套春节套才能获得! 海伯伦的裁...

大唐寻芳谱 【第8?36章】辽城之变

大唐寻芳谱 【第8?36章】辽城之变

、、、、、、、 杨云枫与楚风流赶回辽城之时,却见李林甫正在城门口等着自己,一见杨云枫回来,立刻迎了上来,杨云枫冲着李林甫笑道:“李大人,张子冲的问题解决了你无需再如此担心了!”说完见李林甫依然愁眉不展,觉得甚是奇怪,立刻从马上跃了下来,奇...

黑色禁药写过哪些小说?

小说作品:《污黑》(原名为《魔皇之束》)(耽美+奇幻+NP+强攻强受) 完结,已出版《孤狐》(耽美-虐恋残心,目前坑中。。。)《自找死路》(嗯……某主角的审美有点另类,停更)《豺狼虎狈》(耽美、现代、虐、已停止连载(又坑。。。)《枫无涯》(...

校花的极品修仙高手

校花的极品修仙高手

王凡这一次在这次战斗中受了一点伤,他被送回青帮修养了。王凡的虽然已经恢复神志了可是就连自己走路都做不到,这很可能是因为和八歧大蛇战斗消耗过多的真气的原因,不过服用很多灵丹妙药都不见好转。 “灵儿姐姐,老公为什么会这样子……” “梦瑶,这个状...

金风玉露一相逢下一句

金风玉露一相逢下一句 金风玉露一相逢的下一句便胜却人间无数。此诗句出自秦观的《鹊桥仙》。《鹊桥仙》,词牌名,又名《鹊桥仙令》、《金风玉露相逢曲》、《广寒秋》,双调五十六字,前后阕各两仄韵,一韵到底。前后句首两句要求对仗。全诗如下: 纤云弄巧...

沧元图(我吃西红柿)全本在线阅读

沧元图(我吃西红柿)全本在线阅读

大周王朝,吴州,东宁府。 东宁府城八大道院之一的‘镜湖道院’正门,一名腰间佩刀的少年从道院中走出。 “孟师兄。” “孟师兄好。” “见过孟师兄。” 周围的其他同门们都颇为热情。 少年孟川向这些师弟师妹们微微点头,其实这些‘师弟师妹们’很多都...

《都市之最强狂兵》怎么几天没有更新了?

《都市之最强狂兵》怎么几天没有更新了?

《都市最强狂兵》的作者星大红大紫。书中主角陈六合说的是国之重器,猛虎出笼!亦正亦邪的他注定有着无法平淡的命运!身负枷锁执掌生杀命轮!他身立潮头一生高唱大风! 只装最牛的逼,只踩最狠的人!他一生辉煌,彪悍铸就,舞练长空! 然而这样一个牛人还...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