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大全 > 正文内容

大唐寻芳谱 【第8?36章】辽城之变

2022-04-01小说大全386

、、、、、、、

杨云枫与楚风流赶回辽城之时,却见李林甫正在城门口等着自己,一见杨云枫回来,立刻迎了上来,杨云枫冲着李林甫笑道:“李大人,张子冲的问题解决了你无需再如此担心了!”说完见李林甫依然愁眉不展,觉得甚是奇怪,立刻从马上跃了下来,奇道:“李大人在这城门,只怕不是专门等杨某的吧?”

李林甫连忙从对杨云枫道:“大事不好了,皇上被吴澄江挟持了,如今正在我李府之中!”

杨云枫闻言心下一凛,诧异道:“吴澄江挟持了皇上?”心下却在想,自己从新罗回来差点忘记了,吴立国虽然被押送回长安了,但是吴澄江依然还在辽东,回辽城后一直没有见过吴澄江呢,不想这时第一次听到吴澄江的名字,他居然挟持了李隆基?

杨云枫连忙奇道:“皇上已经来了辽城了么?怎么又会在你李府中?”

李林甫连忙道:“杨大人还是随我一边去我府邸,一边说吧……”说着连忙跃身上马,待杨云枫与楚风流也上马后,三人一起奔赴李府,路上李林甫告诉杨云枫,他派人已经查出了李隆基昨天就已经到了辽城了,所以千方百计找到李隆基,想要向李隆基大献殷勤之时,不想吴澄江带着一众士兵将李隆基等人团团围住!杨云枫问及吴澄江为何知道李隆基来辽城时,李林甫显得有些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

到了李府门口时,只见李府大门紧闭,李颖早已经在李府门口了,而李府四周已经到处都是官兵,将李府围的水泄不通了,这时却见李府大门打开,走出一人,手中抓着一人,用刀架在他脖子上,冲着门外喝道:“限你们一炷香之内全部撤出这里,不然就不要怪我手下无情了!”

杨云枫见此人正是吴澄江,而他手中挟持的正是李隆基,不过李隆基神色安定,并不慌张,这时还对吴澄江道:“吴澄江,你是朕看着长大的,莫要做傻事,有什么尽管和朕说,朕自然会为你做主!”

吴澄江这时连忙吼道:“我什么都不要,我不会再相信你的鬼话了!”神情似乎有点冲动。

杨云枫抽出一旁士兵腰间的佩剑,大步前进了几步,喝道,“吴澄江,你要造反不成?尔等竟敢聚众胁迫皇上,真是罪该万死!”

吴澄江冷笑不语,看着杨云枫,良久后,这才道:“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现在是当朝驸马了,又是辽东巡察使,还是当朝二品大员,要风的风,要雨得雨了,我呢,我剩下什么?我父亲为辽东辛辛苦苦几十年,说罢免就罢免了大唐寻芳谱,前些日子已经吊死在牢狱中了……我还剩什么,杨云枫你告诉我……”

李隆基这时一声长叹道:“关于你父亲,朕也实在不愿意看到他是这样一个结局,朕的本意是召他回京,颐养天年,他毕竟是我大唐的有功之臣!”

吴澄江立刻一声冷笑道:“怎么颐养天年,是在牢狱中颐养天年么?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只想在你有生之年,诛杀所有有势力的老臣,不想他们日后妨碍你传位给新君嘛,你要为新军培养新的势力嘛!所以我父亲就不得不死喽!”

不远处,李颖这时上前对吴澄江道:“吴澄江,你可知道你这样挟持我父皇,不但你是死罪,就连你吴家的上上下下,都会因为你的这个举动而受牵连!”

吴澄江闻言哈哈一笑道:“李颖……李颖,你可知道我曾经多喜欢你么?我们曾经多要好,满长安的人都认为我们是天生一对,你将是我的新娘……”说着看向杨云枫,随即厉声道:“可是自从杨云枫出现之后,你睁眼都不看我一眼,我不做都已经做了,还管得了谁的生死?难道我现在放了皇上,我全家就不用死了么?”

看来今日兵戈相见,吴澄江已经存了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思,都已经做到这一步了,还指望什么后路?李颖这时立刻道:“只要你现在放了父皇,我保证不会追究你家人的罪责!”

吴澄江闻言又是哈哈一笑道:“父亲都已经不在了,他们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都下去陪父亲好了……”说着眼神一变,立刻冲着门外道:“只有一炷香时间,到时候如果不撤军,就不要怪我了!”说着立刻挟持着李隆基进了福门,府门立刻关上。

李林甫这时万分焦急道:“都是本官不好,这吴澄江本来是来找我的,岂知恰恰碰到皇上进府……”

杨云枫这才知道吴澄江为何会来这座府邸了,这时却听李颖道:“此时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此刻父皇与武惠妃都在府里,我们得想个办法才行!”

杨云枫这时心下一动,暗道:“武惠妃也在府里?莫非就是城外遇到的那个妇人?”

楚风流这时上前道:“不如让在下进府查探一番,伺机找机会救出皇上!”

杨云枫心道,这真是愁事一件接着一件,刚刚解决了张子冲的兵变,现在又冒出个吴澄江来,真是让人头疼,听李林甫说,吴澄江手下还有百事好敢死之士,不过眼下也不知道这府里究竟是什么情况,看来只有让楚风流进去看看了。想着立刻对楚风流道:“那么就有劳楚兄了!”

大唐寻芳谱_大唐寻芳谱_寻芳录寻芳录

楚风流闻言拱手后,立刻跃身上了墙随即跳进府邸中。

杨云枫等人此刻也别无他法,只好在府外等着,杨云枫越想越是踌躇,心中心念快速闪动,依然没有想出什么妙法,如今李隆基就在吴澄江手中,那吴澄江还似乎受了刺激,情绪很不稳定,若是一个不小心,李隆基就随时有危险……

这时楚风流的身影从墙壁上掠过,带过一阵风,还没等杨云枫反应过来,楚风流已经脚步轻盈地落在他面前,犹如一片无声坠落地秋叶,不想轻功也如此了得,却听楚风流道:“杨大人。府邸中有不下于三四百人,手中都有兵器,吴澄江令众人巴州院子的各处要地,皇上等人都被人看押在大堂内,楚某本想动手营救,但又怕打草惊蛇,万一上了皇上,我也承担不起!”

杨云枫“哦”了一声拍了拍楚风流的肩膀道:“多谢楚兄了,你没动手是对的,此事事关皇上安危半分马虎不得!”不过他仍然还在犹豫,如果他抽身事外,不管吴澄江最终最终杀不杀李隆基,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但是如果李隆基死在辽城,只怕后任继位者,也不过放过自己吧?还真他妈的棘手。反过来说。这于他而言。也是一个巨大地机会。如果此时自己救了李隆基,那么李隆基会不会还是和以前一样,对自己且用且防着呢?想来想去,杨云枫最终还是相信历史----李隆基不会这么早死,自己千方百计要杀安禄山也没成功,即便是杀了一个史思明,最后还是冒出另外一个史思明来,既然李隆基不会死,说明吴澄江地逼宫就不会成功,但是自己不是已经改变了一些历史么,究竟会不会影响自己的判断?

杨云枫沉吟了良久,李颖这时看着杨云枫,问道:“夫君,你想到什么计谋没有?”

杨云枫摇了摇头,这时道:“看来只能孤注一掷,强行攻入府邸救下皇上,目前最主要的是吴澄江神志不清,也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不能以常理推之!”说着立刻低声对李颖道:“如此只有让楚风流兵行险招,才能有一线希望!”

这毕竟关乎李隆基的性命安危,李颖一时也不敢下决定,这时却听杨云枫立刻又道:“颖儿,你要相信我,你父王在历史上不会这么早就……所以这次吴澄江定然不会成功!”

李颖听杨云枫这么一说,心中顿时一凛,心中暗想杨云枫应该不会说谎,况且如此自己的父皇死了,他也绝技逃脱不了责任,他不会傻到让自己命悬一线的。

李林甫这时上前道:“如今府邸四周都已经布满了士兵,吴澄江是插翅难飞了,只是他门龟缩在宅院中,我们也不能不顾皇上的安慰,若是皇上有什么不测……”说着连忙道:“不如就听吴澄江的,放他们离去,希望他们离开辽城后能放了皇上!”

杨云枫这时冷笑道:“李大人未免太天真了吧?吴澄江竟然挟持了皇上,就绝对不会放了,皇上在手,他性命就无忧,皇上一旦离开额他手中,这天地地大都是大唐国土,他能逃到哪去?”不过此时自己也怀疑吴澄江到底想要做什么,此刻心中陡然一动,莫非吴澄江是想要李隆基为他父亲殉葬?也不像,如果是这样,现在就可以杀了李隆基了,何必还要逃出辽城?莫非是要去长安祭拜他父亲?

杨云枫想到这里,立刻肯定了自己的想法,随即冲着门内道:“吴公子,你若是想要去长安祭拜亡父,相信皇上绝对会恩准的!”

李颖与李林甫见杨云枫突然喊出这么一嗓子,心中都觉得奇怪,不多时却见大门打开,依然还是吴澄江,手中依然还是挟持着李隆基,这时冲着杨云枫冷声道:“杨云枫,你少废话,你总是自作聪明,为何你总能猜出别人想要做什么?我就算是要去祭奠家父,此时你这么说出来了,我偏偏就不去了……”说着立刻又要进门。

杨云枫这时连忙道:“吴公子,你对皇上应该没有恨意,对我杨云枫才有恨意才是,不如你放了皇上,我做你的人质如何?”

吴澄江闻言脸色微微一边,看了一眼杨云枫后,这才笑道:“哈哈,我怎么没有想到,不过我不会放皇上,却依然要你进来……”说着扬了扬手中的长剑,道:“你若是不进来,我立刻举剑杀了皇上,随后立刻吩咐宅院里的人,杀了皇妃等人!”

杨云枫本来想用自己换出李隆基,不想这吴澄江不但不妨李隆基,却依然还是要自己进去了,杨云枫知道李隆基在他手中,他还可能暂时不杀,吴澄江一直对自己没有什么好感,自己还“抢”了他心爱的李颖公主,自己进入岂不是白白送死?

吴澄江这时冲着杨云枫冷笑道:“你不是要做英雄么?我成全了你,你反而如此畏手畏脚了?哈哈,杨云枫,你也不过如此,贪生怕死,想在皇上面前表忠心?那就进来啊!”

杨云枫这时连忙冲着楚风流使了一个眼色,随即一步一步走向吴澄江,道:“好,我进来了……”

吴澄江满脸笑意,看着杨云枫一步一步走来,这时手中的剑紧紧握着,只待杨云枫走来,便一剑杀了杨云枫,反正手中有李隆基,杀了杨云枫,外面的人也不敢轻举妄动,这时心中冷笑道:“杨云枫啊杨云枫,你聪明一世,今日却要死在我吴澄江的手中了!”

李颖这时看着杨云枫一步一步地走向吴澄江,再见吴澄江满脸狰狞的笑意,知道哦吴澄江绝对不会绕了杨云枫,李隆基自然也知道杨云枫来了必死无疑,连忙冲着杨云枫道:“杨爱卿,你对朕的中心,朕是知道了,你不用过来,朕在他手中,他不一定敢杀朕,但是你来了他定然杀你……”

杨云枫冲着李隆基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这时加快脚步,吴澄江心中越来越兴奋,想着杨云枫急于要死在自己剑下了,这时只听“哐”地一声,手中的长剑已经脱手了,吴澄江还莫名其妙,怔怔地看着杨云枫,这时只觉得手上一痛,再看自己握剑的手,已经连同手一起掉落在地上了,手腕上顿时一股鲜血喷出,至今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却见杨云枫的身后这时显出一个人影,正是楚风流,吴澄江这时一阵剧痛,抓着李隆基的手顿时松开了,一阵狂吼之后,顿时倒地抱着自己的手腕,鲜血还是止不住的往外喷着。

寻芳录寻芳录_大唐寻芳谱_大唐寻芳谱

李隆基这时脱险,李颖连忙上前辅助李隆基,李林甫连忙让士兵将吴澄江团团围住,随即走到李隆基面前,跪倒在地道:“微臣让皇上受惊了,实在罪该万死,请皇上降罪!”

李隆基这时闷哼一声看了一眼李林甫后,这才道:“你的罪暂且记下,你尽快进府救出朕的爱妃将功折罪,不然数罪并罚!”

李林甫闻言连忙磕头道:“罪臣领旨谢恩!”随即站起身来,看了一眼吴澄江,随即对李隆基拱手道:“吴澄江如何处置,请皇上示下!”

李隆基这时看向吴澄江,此时的吴澄江满头冷汗,手上的鲜血依然未至,李隆基沉声道:“杀!”

李林甫闻言立刻转身对士兵道:“皇上有命,杀!”李林甫一声令下,顿时几百个士兵的长戟同时刺向了吴澄江,吴澄江闷哼几声后,浑身满是鲜血,一双眼睛依然睁的滚圆,瞪着李隆基与杨云枫。

杨云枫见吴澄江死状居然如此凄惨,心中也是一凛,连忙上前对李隆基拱手道:“皇上,既然罪首吴澄江已经伏诛,微臣请皇上绕过其家人!”

李隆基这时看着吴澄江的眼睛,沉吟了片刻之后,厉声道:“全部诛杀一个不留!”

杨云枫心中一寒,看着李隆基犀利的眼神,突然想起吴澄江之前说过的话,看来李隆基真的是在为后事做准备,吴立国镇守辽东日久,旧系将领太多,如果留着定然给后世之君留下后患,杨云枫暗想李隆基定然是这么想的,那么自己呢?是不是以后也要除之?

李林甫这时已经率兵冲进了宅院,这时宅院中的几百人见吴澄江已经死了,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李林甫立刻道:“罪首吴澄江已经伏诛,只要你们放下兵器,一概不追究!”

这些人本就是受了吴澄江的钱财,说要来杀人,当时说的是李林甫,谁曾想过来到这里,却突然变成挟持皇上了,要是杀一个大臣,自己等也许还能逃出升天,但是如今是皇上,岂不是要诛灭九族,但是不做都已经做了,只能冒死坐到底了,但是此时吴澄江已经死了,这些人连钱都还没收到,想着如此死了真是不值,连忙纷纷扔下兵器,跪倒在一边,李林甫连忙率军进了大堂,将武惠妃等人救出,待武惠妃等人出了李府之后,这才对着身后的士兵道:“全部处死,一个不留!”

杨云枫站在李府门口,听着府邸里传来声声的惨叫,心中已经开始发寒,这时却见府门口走出一个妇人,正是自己在辽城外见到的那妇人,看来自己猜想的没错,只见那夫人这时脸上的面纱已经去除,一脸的惊魂未定,却依然可以看出是个美人坯子,虽然已经三十好几了,却依然风韵犹存,而武惠妃身后的那人也是一脸惊慌,却不是崔洵是谁?崔洵出来后,看了一眼杨云枫,也不说话。

李颖这时连忙扶着李隆基道:“父皇,这里有血光,暂时不可居住,父皇若是不嫌弃大唐寻芳谱,就去庆东楼住下吧,儿臣与驸马都是住在那里!”

李隆基这时也不过是强定心神,此时反贼尽诛,也觉得腿上一软,连忙到:“就去庆东楼!”

李林甫连忙叫来一辆马车,扶着李隆基与武惠妃上了马车后,杨云枫与李颖等一同上了第二辆马车,直奔庆东楼而去。

杨云枫坐在马车上,看着坐在对面的崔洵,这时笑道:“姐夫,现在已经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了?”

崔洵依然惊魂未定,听杨云枫这么一说,立刻尴尬地一笑到:“什么红人不红人的,杨大人真会说笑,杂家不过就是一个奴才而已,如何能和大人相比?”

杨云枫听这崔洵说话的声音都变了,声线高了好几个分贝,暗道莫非男人有那话儿和没那话儿的区别居然这么大?正想着马车已经停了下来,崔洵连忙屁颠的下了马车,走到前面的马车变,扶着李隆基与武惠妃下了马车。

李隆基站在庆东楼门前看了一眼后,李颖这才上前扶着李隆基进了庆东楼,吴曼丽等女子此时正坐在大堂中,这时见李颖与杨云枫回来了,都起身看来,但是又见李颖扶着一个头花花白,面容严肃的老者进来,都不认识,心中多是诧异不已。

李颖连忙对吴曼丽道:“曼丽,赶紧让人收拾几个厢房,让我父皇住下!”

吴曼丽闻言一愕,怔怔地看着李隆基,随即问李隆基道:“你就是唐明皇?”

寻芳录寻芳录_大唐寻芳谱_大唐寻芳谱

李隆基被吴曼丽这么疑问,着实一愕,喃喃道:“唐明皇?”

杨云枫连忙上前对李隆基拱手道:“皇上,吴老板一介村妇,不懂朝廷礼节,出言冒犯了皇上,请皇上莫要见怪!”说着连忙对吴曼丽道:“还不过来参见皇上?”

吴曼丽闻言一愕,怔怔地看着李隆基,她虽然来到这个时代很久了,但是还真没行过什么君臣之礼,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与杨云枫第一次下跪前,估计是一个思想。

李隆基这时摆了摆手道:“免了,朕这次来是微服出巡,不用讲那么多的繁文缛节,还是准备一下厢房吧,朕也有些累了!”

杨云枫不想李隆基杀人时那般冷酷,此时又如此慈祥,心中暗道,也许这就是帝王吧?刚才李隆基经吴澄江一事,想必也受了一些惊吓,应该是累了,连忙叫来梅竹菊兰四姊妹去收拾房间,随即崔洵扶着李隆基进了房间。

武惠妃这时打量了一番庆东楼里的情况,这才路过杨云枫身边道:“今日真是多谢杨大人了!不想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杨云枫心中一凛,总觉得武惠妃对自己说话的口气有些特别,却又感觉不出什么来,正想着,武惠妃也已经进了房间,李颖这时吁叹一声,坐到一旁,道:“今日总算是有惊无险。”

杨云枫也颠簸了一天,着实有些累了,也坐到李颖的一侧,吴曼丽这时坐到杨云枫身边,好像至今还没相信他见到了唐明皇李隆基,连忙问杨云枫道:“他真的是唐明皇?”

杨云枫这时点了点头道:“不过以后你可不能这么当着皇上的面说,可是要掉脑袋的!”

吴曼丽闻言心下一凛,随即道:“我看皇上慈祥和蔼,不像是动不动就要人脑袋的人!”

杨云枫冷声道:“那是你没见过,刚才就已经死了几百人了!全是皇上的一句话而已!”

吴曼丽闻言心中顿时又是一寒,怔怔地看着杨云枫,随即转头看向李隆基的房间,却听李颖这时道:“别听夫君的,父皇即便杀人也是需要理由的,不会毫无缘故的杀人!”

杨云枫这时想起了吴澄江是吴曼丽的义兄,吴立国是吴曼丽的义父,心中顿时一动,伸手握住吴曼的手道:“小丽,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可千万别激动!”

吴曼丽闻言看着杨云枫,满心诧异地问道:“究竟什么事?”

杨云枫这时上前握住吴曼丽的手,吁叹一声后,这才道:“你义父吴立国已经吊死在京城的牢狱中了,而你义兄吴澄江刚刚被皇上处死!”

吴曼丽闻言心中一凛,怔怔地看着杨云枫半晌也说不出话来,要说吴曼丽与吴立国有没有感情,其实也没有多深,不过是因为吴立国救过她,后来就收做义女了,如今听到吴氏父子的死讯,吴曼丽也只是感到震惊,却也不是格外的难过。

李颖这时握住吴曼丽的手道:“曼丽妹妹,节哀顺变!”

吴曼丽这时愤愤地道:“看来我还真看错了皇上!他就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郭婞茹一直不守规矩,但是也不敢说出这样的话,如今听吴曼丽这么说,连忙上前拉住吴曼丽道:“曼丽姐,这话可不能随便说!若是被皇上听到,可是要杀头的!”

吴曼丽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李颖这时轻叹一声道:“算了,此事以后还是不提为妙!”说着看向杨云枫,随即道:“夫君,辽东的一切事情父皇都已经知道了,今日你去城外找张子冲的事,想必父皇也已经知道了,今日若不是遇到吴澄江的事件,只怕父皇已经开始找你与李林甫了!”

大唐寻芳谱_大唐寻芳谱_寻芳录寻芳录

杨云枫这时暗自庆幸,好在自己已经解决了此事,而张子冲又是吴立国的旧部,张子冲也死了,到时候自己将张子冲的事与吴澄江的事搅和到一起去,想必李隆基对自己也无法、

杨云枫点了点头,道:“我早有准备,颖儿放心吧!”这时看了一下周围,却没有看到李思瑜,连忙问李颖道:“思渝呢?”

李颖连忙道:“父皇的事发后,颖儿哪里还有心看着她?只怕她是回李林甫那了吧?她身怀武艺,应该会照顾好自己的,夫君无需担心!”

杨云枫还未细想,这时却听身后想起了杨玉瑛的声音道:“钊弟,皇上来了么?”

杨云枫闻言心中一动,这杨玉瑛一心要做李隆基的女人,如今李隆基大老远跑来辽东了,莫非杨玉瑛准备行动了?杨云枫想着立刻起身拉着杨玉瑛走到一旁,低声道:“你当真要去服侍皇上?”

杨玉瑛这时看着杨云枫道:“莫非你舍不得?”

杨云枫笑道:“我有什么好舍不得的?不过这次皇上身边有个武惠妃,若是被她知道你有这个想法,只怕你未必有好果子吃啊!”

杨玉瑛这时冷笑道:“就是刚才那个妇人么?我怕她什么?不过是个半老徐娘罢了!”

杨云枫连忙道:“最近事情多,你还是等等吧,等一切稳定了再说,再说皇上这次来辽城,估计一时半会也不会离开,有的是机会!”

杨玉瑛这时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道:“这点,我自有分寸,到时候你可要帮我才是!”

杨云枫此刻还真是后悔当初答应了杨玉瑛,不过眼下也只好点头道:“到时候再说吧!”

杨云枫随即让众女子都去休息,这时却见崔洵从李隆基的房间走出,杨云枫连忙上前拉着崔洵坐到一侧,问崔洵道:“姐夫,如今皇上是否已经不信任高力士,而信任你了?”

崔洵连忙道:“咱家已经不是你姐夫了,杨大人,莫非你忘了?杨大人叫咱家崔公公即可!”

杨云枫听崔洵说话,一阵想笑的感觉,但依然还是强忍着笑意,这时立刻道:“是。崔公公!”

崔洵这时道:“皇上那会那么容易不信任高公公,只是高公公年迈了,所以皇上才让咱家跟着来辽东!”说着捻起了兰花指,端着一杯茶水,拿起茶杯盖在杯子上沏了沏,喝了一口后这才道:“咱家有今日,还要多谢杨大人你呢!却不知道杨大人有什么需要咱家帮忙的?”

杨云枫微微一笑,拍了拍崔洵的肩膀道:“暂时没有,崔公公!”说着哈哈一笑,起身进了房间。崔洵这时阴阳怪气地看着杨云枫的背影,闷哼一声。

傍晚时分,李隆基与武惠妃这才出了房间,杨云枫与李林甫连忙都来伺驾,李隆基端坐在庆东楼的大堂,武惠妃坐在一侧,却听李隆基问李林甫道:“其余乱党都处置了么?”

李林甫立刻道:“回禀皇上,全部诛杀了,一个活口未留!”

李隆基点了点头,道:“你立刻派人去京城,通知刑部,将吴澄江九族全部抓捕归案,无论老幼,全部押入天牢,待朕回京后,亲自监斩!”

李林甫闻言心中也是一阵发怵,连忙拱手领命。

寻芳录寻芳录_大唐寻芳谱_大唐寻芳谱

李隆基这时看向杨云枫,道:“杨爱卿,张子冲的兵变,你已经处理好了?”

杨云枫连忙拱手道:“回禀皇上,张子冲已经被微臣就地阵法,其他将领已经尽数投降,兵变之险已经化解!”

李隆基这时道:“你说说张子冲为何要谋反?”

杨云枫连忙道:“微臣从张子冲口中得知,他是为了吴立国,本来想与吴澄江里应外合攻取辽城,但是没想到皇上会在辽城,所以打乱了他们的计划,这也是皇上天威所至!”

李隆基沉吟了片刻后,对杨云枫道:“真派你来辽东已经数月,之前你在南诏时,收复南诏就地也不过一个多月罢了,为何此次辽东之行如此拖沓?朕让你来对付契丹人,你跑去新罗做什么?”

杨云枫连忙拱手道:“回禀皇上,新罗始终是我大唐东北的祸患,契丹之前也是一小族,如今壮大后,将我大唐辽东搅和成何样了?新罗不过是未崛起的契丹罢了,一旦羽翼丰满,势必是我大唐心腹之患,如今新罗内乱不止,微臣以为正式取新罗的最佳时机!”

李隆基闻言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你又为何迟迟不对新罗用兵?”

杨云枫连忙又道:“皇上,新罗如今正在内乱,真假公主都在争夺王位,兵乱一触即发,微臣以为此时出兵不是最佳时机,只有待新罗大伤元气之后,我大唐出兵才可将损失减到最小!”

李隆基闻言沉吟了良久之后,这才看了看杨云枫,又看了看李林甫,这才问道:“你二人现在同为辽东巡察使,却分工不同,李林甫负责契丹,杨云枫你负责新罗,如今朕亲自来辽东坐镇,你们务必莫要再叫朕失望,朕来辽东一来是巡视一番,二来,也是想犒劳一下我辽东的将士!”

李林甫闻言连忙拱手道:“吾皇陛下亲临辽东牵线,我大唐将士定然士气高昂,契丹蛮夷不日可破,不过辽东天寒地冻,皇上又日历顽疾,辽东实在不是久留之地,微臣仅以皇上还是早日回京,国不可一日无君啊!”

杨云枫见李林甫与自己一般心思,都希望李隆基赶快滚蛋,有他在这里,自己做起事来自然是碍手碍脚了,想着连忙也拱手道:“李大人所言极是,微臣复议!”

李隆基这时笑道:“好嘛,朕才刚来,你们就催着朕回去!”

杨云枫连忙道:“皇上身负社稷之重,今日吴澄江的事让微臣等痛定思痛,不能让皇上再冒如此风险了,况且这里毕竟是牵线,我大唐将士万千,若是让契丹人知道我大唐皇帝陛下来过辽东,他们必然是胆战心惊,此战大局已定,李大人定然早有胜算了,所以皇上还是尽早回京才是!”

李隆基这时笑道:“就你杨云枫会说,你们是担心朕一旦有什么风险,你们承担不起吧?”

杨云枫也不否认,立刻道:“微臣等是承担不起啊,皇上身系天下万千子民!天下无人能承担得起啊,请皇上三思!”

李隆基这时道:“好了,朕来辽东只是看看,过些日子自然会回去,不过朕刚刚来,你们两个辽东主人尚未尽地主之谊,就向朕下逐客令,未免有失君臣之道吧?”

杨云枫与李林甫连忙拱手道:“微臣不敢!皇上恕罪!”

李隆基这时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道:“好了,你们各自忙你们的去吧,朕这次是微服出巡……”说到这里,指着李林甫,道:“都怪你,搞成现在这样,如今只怕辽城百姓都知道朕来了辽城,你让朕如何微服私访?”

李林甫闻言连忙跪倒在地道:“皇上刚刚才遇吴澄江,还不知城内有无同党,况且辽城是战事前线,微臣也是担心皇上安危,皇上系我大唐社稷啊,不可冒险……”

李隆基连忙挥手阻止道:“好了。你不担心还好,一担心,就给朕惹来了吴澄江!”口气中明显还在为吴澄江的事耿耿于怀,说到这里,立刻对李林甫与杨云枫道:“你们去给朕与爱妃准备几件普通百姓的衣服,朕稍后出去视察民情!”

杨云枫与李林甫无奈地相视一看,只好拱手道:“微臣领旨!”

(*^__^*)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推文:14本公主出塞和亲的言情小说,这几个网文大神都写过这个梗

推文:14本公主出塞和亲的言情小说,这几个网文大神都写过这个梗

这是阿阮发布的第44篇推文. 这个出塞和亲系列小说是一个小仙女提议的和亲公主,有一段时间阿阮也非常喜欢这个梗,阿阮于是整理了这个系列。 本期介绍14本。 《皇后策》 作者谈天音 《白发皇妃》 作者莫言殇 插播一段:这本书超级虐。三个男人...

重生之侯门嫡妻

重生之侯门嫡妻

《重生之侯门嫡妻》为作者菀柳青青创作,作品重生之侯门嫡妻章章动人,25中文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菀柳青青精心编写原创重生之侯门嫡妻及无弹窗重生之侯门嫡妻全文免费阅读、TXT下载。 简介:关于重生之侯门嫡妻: 沈家嫡女沈妤,容色绝俗,备受...

[小说]楚楚

南终于又喝醉了,和他的大学同学,一个叫做楚楚的美丽女孩。    北方的冬天,寒冷而干燥。南一个人怔怔地坐在独身公寓里,突然响起了手机。我回家了,马上就来看你。是楚楚柔和而沙沙的声音。    这两年在上海你呆的习惯吗。还可以。宽敞...

世界上首部塑造莎士比亚巨人形象的真史剧《莎士比亚》

莎士比亚不仅属于英国,也属于世界;不仅属于一个时代,而且属于整个历史。他的英名和作品永垂不朽。他永远是我们交流的桥梁。    温家宝   值...

极品戒指 第750章 龙蛋

极品戒指 第750章 龙蛋

吴凡震惊的看着这两块其貌不扬的“大石头”,怎么都没有办法将它们和那些明亮、漂亮的晶石联系到一起,怎么都不相信,那些晶石居然是这两块大石头“生”出来的。 然而,鉴定术是不会骗人的,哪怕是吴凡再不相信,这也是事实。 既然是事实,既然那些晶石就是...

有哪些好看的总裁类豪门完结的小说?

你好,少将大人》 寒武记 著 搜自于 ******心阅*小*程**序******** 顾念之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让那个铁血冷峻的军官大人爱上自己。眉目森严的军官大人一本正经:“……来撩我啊,撩到就是你的。”顾念之:“!!!”...

孩子上网课每天接触手机,现在对游戏和刷抖音有点上瘾,怎么办?

谢谢邀约。 这个问题还真要认真对待,否则会有后患。 现在网课孩子需要手机,有的孩子不听网课,刷抖音,玩游戏。更让家长,老师担心的是开学以后还会以各种借口,甚至不惜要挟家长要带手机上学。手机带到学校老师很为难,说轻了学生不会听,说重了会被各种...

“物质女”、“拜金女”,她们能拥有真正的爱情吗?

“物质女”、“拜金女”,她们能拥有真正的爱情吗?

“物质女”、“拜金女”,她们能拥有真正的爱情吗?“物质女”、“拜金女”这一类人的人情关系比较淡薄,一切以利益为中心。 现在女人找男友,无非这3种选择:要么找爱自己的;要么找自己爱的;要么找有钱的。有些抱着既然找不到自己爱的,不如找个有钱人的...

云桑夜靖寒 重生娇妻来虐渣

书朋小说网 一秒记住【书朋网】,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云桑倔强的扬起下巴,迎视他的目光:“我自己就可以为自己证明。” 夜靖寒握着她双肩的手紧了几分。 今天,她若不说清楚,就凭她一直跟夜靖凡在一起这点,也一定会被舆论咬死。 果然,她的...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